扼杀

摘纪录:

凭什么大声喧哗的,永远都是那些卑鄙的、无耻的,凭什么他们这些恶棍能堂而皇之地将二十年沉冤贴在脑门上招摇过市,而白骨已干的好人反而成了他们标榜的旌旗? 这岂不是无数个敢怒不敢言惯出来的么? 乱世里本就没有王法,如果道义也黯然失声,那么其中苟且偷生的人们,还有什么可期盼的呢?
——priest 《有匪》


感谢推荐

评论

热度(2813)